【黄国焕作品选】海水溅落的声音 等

日期:2012-10-09

黄国焕作品选

【个人简介】

      黄国焕,生于1988年9月,广东湛江人。连续三年分别获得“六如轩”励志奖一、二、三等奖。曾获国家奖学金、第五届广东省大学生校园文化艺术节文学创作大赛一等奖、第二届华语校园网络文学大赛铜奖、《中国青年报》全国高校征文比赛二等奖等奖项,作品散见《散文诗世界》、《中国诗歌》、《碧草》、《惠州文艺》等刊物,另有多首作品入选《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珠三角诗人诗选》、《诗年华》等。

海水溅落的声音

1.红土地

      我的故乡在雷州半岛,那是一片深沉的红土地。

      在梦的深处,我曾无数次想象过它的贫瘠和荒芜。

      海水浸淫,千年沉默,咸涩的记忆迎着阳光缓缓绽放。

      红土地,这苦难的母亲,她却有着丰沛的乳汁,养育子子孙孙。在更远的历史的浪涛中,我已无法知晓曾经的跌荡起伏,但是,顺着一种情感,一种思索,一种神圣,我仿佛进入了时光隧道,穿行的火焰照亮过往一切。

      我落泪了。我炽热的心胸,无法盛装这千年冻结的荒凉。时间坠落的肉体,横陈在虚构的殿堂,等待少年长大赎罪。

      如今,站在红色的大坝上,举目四眺,朴素的乡亲与土地亲吻;他们站在生活的边缘,远离了一切纷繁喧嚣。而曾经,怎样的刀枪剑戟曾在这片红土地上为生存而挥动?

      惶然,现实的羞耻无法遮盖。

      曾几何时,面对茫茫大海,浪花溅落;阳光洗过晴朗的天空,我弯腰拾起经年的贝壳,拾起那彩色的故事。

      小时候,爷爷说,在革命的年代里,这里不知道流过多少鲜血呀!我问爷爷,这红土地是被鲜血染成的吗?爷爷总是说,是呀,这其中的意义,你长大后就明白了。爷爷总是给我讲很多故事:战争年代,饥饿岁月,和平温饱……

      在海水溅落的声音里,我听见了历史遗落的传说和生命跳动的脉搏。

 

2.海峡

      海峡,滚滚浪涛收藏了多年的守望。

      无数个夜晚,我独自站在海边,深情地凝望彼岸:灯火闪烁,五彩缤纷。

      夜,安静得只剩下海水起伏溅落的声音。它日日夜夜冲刷着这片红土地,世事浮沉,无关于己,生命的喧腾自古以来就没有止息。

      最初的梦想从这里开始,最初的情愫在这里孕育,最初的冲动自这里萌生。可是,青春弓箭无法完成穿越。我的守望,沿着相反的方向,在另一个世界追寻。行者无疆,何处人断肠?距离,断裂的火焰,燃烧心中久积的愁絮。

      海风拂过诗意的册页,翻开历史,匆匆过客也曾足迹天涯。

      那是时间酝酿的美丽错误。浪花飞溅,激起几许灿烂,几许忧伤,几许惋叹?

      自惠州而下,踏过雷州半岛,跨越琼州海峡,他到达了人生最深刻的纬度!苏子之名,从此伴随着浪迹天涯的点点滴滴深入人心。

      西湖泛舟,与弟相会,歌诗互和,那是多么浪漫而美好的历史的巧合!然而,他还要继续南下,跨过琼州海峡,那是不容抗拒的残酷。

      茫茫海域,盛装了诗人多少辛酸与感慨啊!我们不禁想起他《赤壁赋》中的诗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生命的伟大与渺小,在诗意的歌吟中,愈发显得清晰澄明。

      在海水溅落的声音里,我看见了时间坠落的形体和生命逆流的意志。

(原载2011年《惠州文艺》第五期)

 

 

春天,一滴露水

1、梦醒

      纷飞的露水,在时间深处汇集。

      恍然醒来。清晨,一抹浅绿,透过窗户,爬上青春的眉梢。凝视良久,终于醒悟:春天悄然而至了。春天带来了生命困惑之后的清晰。可是,谁还纠结在梦与人生的罅隙中,混沌未开?谁将琐碎的言语在大地上播散?我快步走上阳台,一瞬间,拉伸的视野,犹如浪击胸膛,畅爽无边:大自然是一片心灵之海。

      晶莹的露水,在记忆深处流动。

      春草复苏,意味着曾经的死亡不复存在。但流动的,谁能左右?在时间的影子下,没有什么自始至终发光发亮,也没有什么与个体意识全然契合。我们明白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们在阳光照耀的瞬间,感到体内的血液脉脉流动,感到隐藏的语言在平静的空间缓缓开放……春花浪漫,美丽嫣然,四季轮回穿越冷暖;青春韶华,意气风发,金樽对月俯瞰乾坤。这是我们的世界啊!

      春天,一滴露水,折射着生命韧性的光芒。

 

2、美丽的火花

      一点,放大的绿,在心灵之湖轻轻滑落,漾起的涟漪无边扩展。

      马蹄哒哒,归人的身影从记忆的罅隙飘过。但她给我们带来了恐惧。她的晶莹剔透和永恒的消逝性,在勃发的季节引诱更多青春忧郁。站在彷徨的中心,岁月灼痛,何去何从?我们需要不断的出走么?我们需要反复的消逝么?火焰舔过的荒原,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或许,青春不需要解释太多;或许,青春没必要停留太久;或许,青春的使命就是风雨兼程和义无反顾!

      曼弗雷德·弗兰克论证了个体的不可消逝性。在哲思的领域,有没有青春的境地?青春应该接受不可消逝的辩解吗?可是我们偏偏看到了,在这样明媚舒爽的春天,一滴露水有她自身的生命和形体:暮霭未散的时候,她慢慢积累,缓缓滑动,将成长的绿色放大;红日初升之时,她亮丽剔透,纯洁无瑕,犹如出浴的美女娇羞滴滴;热烈奔放的时候,她平静地接受形体的消逝——她往哪里去?时间是否轮回个体的记忆和轨迹?

      追问中,我们在一滴露水里安然如故。

生命撞碎的某些篇章段落,都是美丽的火花。

(原载2011年《惠州文艺》第五期)

 

         爱在秋风中完成穿越

一条纯净的河流在血泊中诞生

我脆弱的生命植根于茫茫宇宙

哭泣,诉述,我相信那是隐含的声音

是无人识得的谶语,而我

 

此时停止了哭泣。烽火、晨钟、剑戟

一棵树以奔跑的速度在喘息中老去

呈现伤痕,一切日光自在照耀

颤动的影子,先于你反复陈述的诗意

 

你先于我,我在悲痛中日夜追忆

那逝去又留存的,赫拉克利特的镜子

如何在虚幻的世界里完成原初的自赎?

 

爱在秋风中完成了穿越

爱在秋风中燃烧然后化为露水

万物在静谧的夜晚安然如故

(发表于《中国诗歌》)

 

悼念我的爷爷

深秋到来,无可阻挡。

尖锐的日子,随风、随阳光

在悲哀的灰尘中升起。

它昭示另一种事实:

再也没有什么痛苦可言,

再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犹如命中之水,将你的村庄摧毁。

黑暗代替你的眼睛。你已不在

又如何说起更多坎坷艰险?

你还要继续背负死亡,

在红土地上前行。背,向北。

琼州海峡,你已不是第一次面对,

每一次跨过它,都是一场死亡。

但是,你真的要走了吗?

你颤栗的声音在秋风中接受分割。

影子归还自身。此刻你在哪里

以及你的影子?当你到达封闭的木制宫殿,

幽暗之中闪烁的灵光是否使你觅到座椅?

可是没人认得你了。这么多年来,分明

没有人为你掉眼泪。他们走过你的墓地,

他们就这样匆匆走过。这是我的悲哀。

生于人世,你背负的东西过于沉重了。

我想,爱,已经难以承受。

我青春的筋骨、血肉和你一脉相承。

你在午夜寂然升起,我的眼睛蓄满泪水。

河流中急速的火焰,燃烧了你的呼吸。

我不是宙斯,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走向死亡。

让你延续旅途:终有一束光芒使你抵达彼岸。

你的梦那么朴素,诸多过去,全然忘却。

我这样深深地陷入孤独。

你不再需要多余的哀悼和悲悯。

(发表于杂志《碧草》)

 

红雷坝

充满劳绩,但人诗意地

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荷尔德林《在柔媚的湛蓝中》

 

      老人手握拐杖,独自站在大坝上,紧闭双眼,一动不动。他像在思索着什么,表情凝重,容颜沧桑。许久,他慢慢张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稻田!风一吹,这绿,顺着梯田流到生命深处去了!老人的嘴角微微张开,露出了一丝春风般的笑意。

      村子在没有那条大坝之前,每逢盛夏,大水就会冲向稻田,将庄稼淹没。歉收的年月,红土上的人们,就要到处找野菜,挖树根充饥。在那片瘦瘠红土地上,没有人能够逃避来自苍天对命运的安排。

      村里有一个后生,叫雷祖。据说他出生那天夜里,一个旱雷爆响,惊醒了整个村子。那夜,全村人都听到了清脆的婴孩的哭声。孩子的父亲给他取名叫雷祖。

      1935年,雷祖18岁。18岁的雷祖身材魁梧,胸膀阔大。在饥饿中长大的雷祖,对这片红土地有着别样的感情。他对村兄弟说,是红土地养活了咱们祖祖辈辈,红土地就是咱们身上的骨骼!人们大惊。

      1937年,抗日战争的浪潮席卷了全中国。伴随着战争到来的,是更加严重的饥饿。洪水冲走了庄稼,台风吹折了果树。饥饿烧黄了红土地上铁骨铮铮的汉子。饥饿啊,它比什么都可怕!

      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雷祖独自跑到荒芜的稻田上,双膝一跪,放声大哭起来。那声音,如雷贯耳,震颤了星辰日月,随之一个惊雷,劈开了稻田顶端的一条山沟。那夜,全村人都听见了不知来自何方的哭声和雷击声。

      第二天一大早,雷祖就带领全村兄弟呆着锄和铲来到了那条被雷电击裂的山沟。开挖!挖成一条河,筑起一个大坝!雷祖像下命令一样说道。村兄弟们相互望了望,二话不说,忍着饥饿,开挖了。

      后来,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了,他们带着自家的工具来了。一群被饥饿烧黄了的人,聚集在一条红山沟里,一锄一锄,一铲一铲,像搬运着体内炽热的血!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大坝一天一天加厚加高。完工那天,雷祖和村兄弟一齐站在高坝上,望着那片荒芜的稻田,不禁泪眼潸潸。当天夜里,下了一场大暴雨,雨水顺着河流流走,大坝成了稻田和庄稼的守护神。人们在田野上种上了庄稼,此后有种有收,不再饥荒。

      那年雷祖20岁。村里人把他捧为雷神,敬仰万分。人们管那条大坝叫红雷坝。

      忽有一天,雷祖又把村兄弟召集在一起,斩钉截铁地说道,把大坝的中间挖掉,挖成空心坝,现在就动手!人们愣了,张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拢。谁都知道,大坝是用来挡水的,靠这大坝,庄稼才有种有收,摆脱饥荒。不过人们还是听从雷祖的话。他们相信雷祖,所以没有人问为什么。

      多大的工程啊,人们硬是把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坝挖成了空心坝!

      就是那个空心坝,在几天后日本鬼子大扫荡时,救了全村人的命。

      村人从大坝里钻出来的时候,个个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

      后来,雷祖又带领村兄弟用红土烧成砖块,重新修筑、加固了大坝,同时解决了住宅问题。砖窑越烧越旺,名气越来越大,很多村庄都赶过来买砖。到过这个村庄的人都说,这村子好生活!而人们一提到这个村子,也必定会提起雷祖。他们说,雷祖是天上派下来的神。

      夕阳的余晖暖暖地洒在红色的大坝上,像流动的生命深处的血。大坝两旁的桉树迎风飘动,左右摇曳。老人拄着拐杖,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回走。他今天在大坝上站得太久了,他已经分不清家的方向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回到家——那个简陋的、独自过一生的家。

 

文明惠州之岭南诗意

      《文心雕龙》曰:“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古人认为万物自有天地之道,人能够靠自己的内心去感知这个世界。当内心有所感悟的时候就想表达,于是有了语言。当语言有了之后,文字、文章也就出现了。所以“文明”可以表示为人类对于外界感知的一种沉积。

      拨开那些被呆板地量化过后的“文明指标”,说到底,文明是指人类所创造的精神领域的财富的总和,或者说,文明就是指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表现出来的状态。所以,文明应该体现一种先进的理念,体现一种先进的文化。 

      惠州,古称鹅城,素有“岭南名郡”之号,是一座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俯瞰惠州,山环水绕,绿树成荫,半城山色半城湖,令人心旷神怡,遐思不已。又有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贬谪至此,寓居数年,古人云:“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苏公在仕途坎坷、人生失意之际在惠州写下的那些美丽的诗篇,足以印证惠州历史文化及人文景观的独特魅力。

      往事越千年,大浪淘沙,时间的催迫和历史的见证,我们目睹了惠州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9年1月,惠州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全国城市文明是我国城市的最高的荣誉,它的目的是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不断提升我们的文明素质,促进我们的全面发展。这绝不仅仅是一个虚有的称号,也不应该成为惠州人民止步不前的一贴标签。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惠州应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面前,继续吸纳新鲜的血液,锐意改革,创新理念,以“全域”观念建设经济、政治、文化,再创新辉煌。

      全国文明城市成都以“田园城市”的品牌引领中国时尚城市规划建设,城乡一体化,全域引导文明,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赢得了很高的声誉。固然,成都有它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文化视野,而惠州,在客观上也绝对具有很多城市无可比拟的优势和特点。关键就在于,我们是否深刻意识到自身的潜力和优异特质,并把它提取出来,打造成为别具一格的知名文化品牌,以此引领全域协调发展。

      下面,我主要谈谈关于惠州文明之岭南诗意的构建理念和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及重要性。当然,并不是说“岭南诗意”是惠州文明的全部,相反,我认为,它是惠州文明的一小部分,但却是不可忽略的一部分,它主要包括惠州独具特色的地理环境、历史文化沉淀形成的人文精神以及现代文明内在稀缺的品质。惠州城市文明的建设和发展,不但离不开“岭南诗意”这一标签,而且应该以此为内在精神特质,构建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地域文明。

 

1.诗意栖居理念绿化城市文明

      惠州是一座诗意的城市。

      惠州山水美,花草美,人更美。有山有水,城市随着山水而兴建。山有山的特色,水有水的灵动。罗浮山因为有苏东坡的游历足迹和优秀的诗文点缀,锦上添花,成为独具魅力的“岭南第一山”。东江以其丰沛的乳汁养育了惠州人民同时锻造了影响深远的东江文化。更有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的惠州西湖,留下了多少文人墨客的足迹和盛誉。

      建设惠州文明,地理环境上的优势是一大资源,必须充分利用好。几乎来过惠州的人都会说,惠州是一座宜居的城市。那么,“诗意地栖居”作为人类精神文明的一方净土,在经济高速发展、物质极度膨胀的现代社会,惠州若能够用自己的一双“慧眼”,拨开历史睫毛的尘埃,以创新、超前的理念构建特色文化,打造“岭南诗意,安逸栖居”的文化品牌,即可以在全国文明城市的竞争中保持自己独有优势,更加健康、和谐地发展,造福惠州人民。

      当然,文明追求的“诗意”与“安逸”,应该是现代的,是具有世界普适意义的,即带有一种人们普遍向往的含义。放眼望世界,欧洲的田园城市伦敦,其市民的绅士风度已是天下闻名;而亚洲的田园城市新加坡,其对市容的严格管理想必大家也不陌生。

 

2.兼容并包精神吸纳创新元素

      惠州是一座兼容并包的城市。

      兼容并包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特别是对一座城市来说,能否具有兼容并包的精神,几乎决定着一座城市能否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拓展创新和展示自我。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晋•袁宏《三国名臣序赞》言:“形器不存,方寸海纳。”林则徐书两广总督府对联云:“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可见,兼容并包是中华民族自古就具有的一种优秀精神品质。这种品质实质上体现的是一种谦虚和好学的姿态,它在承认自身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旨在吸纳优质外来元素,融会贯通,最后形成一种独具优势的力量。

      我们知道,并不是每个城市都具有这种兼容并包的精神。他们把外来力量视为异己,为保护本土而盲目排外,最终只能导致止步封闭的局面。潮汕文化是一股强势的文化,它有自身的独特性,但是在潮汕本地,人们本土保护意识过于强烈,甚至可以说有点烈性,这就缺乏了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精神品质,最终对城市的发展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本地人,外地人,在惠州工作都是一家人。”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是惠州现实的真实写照,它浓缩着惠州的人文精神和价值观念,彰显着惠州人宽容的品质、包容的性格。惠州正是因为有着海纳百川的胸怀、和谐共处的姿态,才有各路英才的汇聚,才有惠风和畅、政治昌明、经济腾飞的大好局面。

      惠州历来是东江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来北往、上下通衢的地理位置,形成了惠州不囿一隅,流动性、开放型的格局,涵养了惠州人“笑迎天下客”的宽容品质和善于和谐相处的包容性格。语言的多元性,也为惠州城市的兼容性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而以宽容品质作为内核的惠州人文精神,经过历史的积淀,更彰显其凝聚力、影响力和辐射力。

      如今的惠州既是历史悠久的“岭南名郡”,又是一座开放兼容的现代化城市。那么,站在新世纪的门槛上,惠州应该如何秉承、发扬自身具有和已经创造出来的精神财富,以及如何统筹城乡区域发展,如何在更大、更广范围吸纳新优质外来元素,如何形成本地源源不断的创新力量,保证经济、政治、文化稳健、和谐、快步发展,将是惠州人民面临的重大课题。

 

3.社会文明意识源自个体自觉

      每个市民都是城市文明的主体。

      惠州作为一座全国文明城市,其优秀的内质要体现在城市整体建设及市容市貌的每一个细节。这实际上是一个难题。一座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工业,而工业的兴建和发展又不可避免对城市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我们都知道,先污染后治理是一条错误的路子。要处理这个问题,就得政府高度重视,企业单位积极配合,树立忧患意识,尽最大努力协调好这对矛盾。又比如,惠州人民热情豪放,若是旧友经年相逢,二个成对或三五成群上街喝酒,大家二郎腿一翘,东南西北无话不叙,喝完饮料的瓶子又随地一仍走人,便是一种对文明的误解和破坏。“豪放”本是一种诗意的表现,但是一旦由“豪放”变而为“放纵”,便与文明剥离了。

      诚然,城市文明建设,市民是主体;市民素质是城市文明的核心,在城市文明建设中起着根本性的作用。但我们必须明白,文明意识,是一种个体的自觉,而文明的行为,却可以由外部来规范。强调市民责任没错,但“市民”是一个集合概念,现实的法定义务及责任则必须由具体的、定义明确的社会主体来承担。换句话说,城市文明是由每个市民的个体行为点滴积累而成,要抵制种种不文明行为,也必须落实到每个市民个体身上。一句话,责任的承担必须有主体,没有主体承担的责任等于是空话。如果把不文明的板子打在“市民”这个笼统的概念上,那么,就等于无人担责,“文明城市建设”就成了空头支票。

      文明是一个宽泛的概念,然而文明无小事,建设文明城市要从点滴开始,从你我开始,从身边开始,只有每个人都来参与,每个人都来建设,每个人都来贡献,相互监督,不断提升,惠州才会更加文明,更加美丽!

 

      余秋雨在“惠州学习论坛启动仪式暨首场报告会”的演讲《中国文化的过去与今天》中说:“惠州,从古到今都是南中国版图不可忽视一部分。惠州近年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我来过惠州几次,每一次,惠州都在我的头脑中刻下了一幅美好的城市图象。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我相信惠州将以更加良好的面貌出现,并引起广泛关注。”我们有理由相信,地理位置优越、人文精神深厚、经济发展迅速的惠州,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创造出令人瞩目的傲人成绩!而作为全国文明城市的惠州,也会一直保持下去,并在更高意义上实现深度文明!

(发表于《民生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