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杰作品选】中秋节遥寄 等

日期:2012-10-09

曹杰作品选

【个人简介】

      曹杰,1991年生于河南信阳,第三届“六如轩”励志奖一等奖得主。曾获广东省“高校作家”杯二等奖,“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获优秀奖,“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炎黄杯”华人诗书画艺术大赛获得诗歌组一等奖,作 “秋实杯”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 “网络原创文学”优秀创作奖,许昌市“读者文化节”征文比赛一等奖,“欣沐杯”文学大赛优秀奖,“秦岭最美是商洛全国诗词大赛”优秀奖,广东省校园文学大赛“西戴尔杯”三等奖,并获得广东省校园文学之星荣誉称号。作品散见于在《陕西诗词》《诗词月刊》《散文诗》《饮食科学》《惠州文艺》《中国楹联报》《漳河文艺》《宝鸡诗词》《永川诗词》《英德诗词》《云龙诗词》《香港诗词》《尧乡诗词》《渡月海棠》《古今诗人颂罗浮》等刊物。

 

中秋节遥寄

天上秋期近,人间月色明。感物怀故知,凝眸向北行

荆棘如逆戟,怪石似巨鲸。虽知关山远,但为一睹卿

未省历几时,秋水如鉴静。身行诚枯槁,玉壶储我心

相见宛若初,话少目传情。抚手共缠绵,不觉现疏星

晓月轻笼翠,柔光动双影,巧笑眉目倩,风韵任娉婷

奈何春玲动,好梦终需醒。从此当勉励,不负伊叮咛

 

暮春西湖

晨起露未熙 漫步青草地,四面杨柳依,鸟鸣山路寂

泛舟缘碧水,落红随风起,烟波任浩淼,荡荡接天际

红日初露白,水动腾云气,知心四五人,把酒凭舟楫

不必观帆舵,随风任形迹,兴起无所系,谈笑恣任意

俗事暂忘却,块垒尽清涤,焕发去繁冗,事业相砥砺

人间有此景,桃源诚可比,歌罢长叹息,始知人生谛

 

春   醒

竹篱茅舍三两家,

日迟融雪啜新茶。

悠然更在夕阳下,

漫赏斜晖逗菜花。

(发表于2011年《云龙诗词》第6期)

 

 

小园春夕

彩霞泼墨燕题诗,

清风鼓筝叶抚琴。

满眼春光随意绿,

寂园无事闲读经。

 

麻雀蛋儿

      前几天和几个同事一起去沃尔玛,虽然都已经过到了中年,但是一到那里首先要去的还是二楼,因为那里是卖水果零食的,我们几个人七手八脚地买了大包小包一大堆,在要出来的时候,在一个不起眼的柜台上,我看见了一样久违的小东西,它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宽裕,所以零食是稀罕物,记得有一次爷爷去村里听会,带回家一小包油炸的面果子,有食指肚儿那样大小,圆圆的,黄黄的。上面零星的洒了些生糖,打开以后香味扑鼻,放在嘴里,甜甜的,香香的,让人舍不得吞下,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那时候的感觉依然无比清晰。

      当时就问爷爷这叫什么?哪来的?爷爷说: “ 这叫麻雀蛋儿,是在村里麻雀窝里掏出来的。只有麻雀儿下蛋的时候有,平时没有的。 ” 感觉确实挺像麻雀蛋的,而且又是爷爷说的,所以一点都没怀疑。就一直叫它麻雀蛋儿。

      那时候特别喜欢吃它,尤其是上面的生糖,妈妈怕我长蛀牙,所以就把它藏起来,等到晚上躺在床上,就让我数手指头,如果数的没错,然后就根据白天的表现赏几颗麻雀蛋儿吃,静谧的夜晚,嘴里含着麻雀蛋儿,听着妈妈哼着月牙儿弯睡觉,现在想想,真的是幸福极了,不过还有更开心的事情,有时候爷爷看我比较乖也会给几颗,而且爷爷不像妈妈一样平时把它藏起来,所以有时候我也会偷着吃些,也真奇怪,那年的麻雀居然陆陆续续的下了一年得蛋,一直吃到我长了蛀牙。

      当时刚上学前班,恰好在换牙,又长了蛀牙,吃起饭来特别疼,特别费力,但还是嚷嚷着要麻雀蛋儿吃,奶奶说: “ 不能再吃啦,那些麻雀蛋儿在你肚子里变成小麻雀啦,他们要飞出来咧,你看,把牙给你啄了很多洞洞吧,怪疼的吧,当时把我吓坏了,就没再吃麻雀蛋了 ” ,而且麻雀似乎也没再下蛋了,后来看到麻雀我就有些过敏,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有一次学校在操场上晒稻谷,老师就让我们学前班几个男生看着稻谷,不要让牲口糟蹋了或让麻雀来吃了,炎热的天气麻雀似乎格外活跃,撵走了又回来,撵走了又回来,后来居然撵都不怕了,弄的我们几个又气又累,后来居然一不小心用网兜抓住了一只大胆的麻雀,经过研究,我们几个决定把那只麻雀的毛拔去大部分,就只留下翅膀上的毛不去,然后把老师批改作业的红墨水偷了些出来,涂在麻雀身上,看着这怪物我们几个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来了一大群麻雀,这次我们也不去赶它了,就偷偷把那只加工后的麻雀放出去,估计那只麻雀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竟然大摇大摆的去吃稻谷,其他麻雀那里见过这怪物,吓的纷纷飞走了,那只麻雀看到同伴飞走了就也飞着追过去,就这样越飞越追,越追越飞。。。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们学校晒稻子都很少看到麻雀了。老师好好的表扬了我们的创举,还打算在村子宣传提倡这种方法。

      虽然麻雀儿是没有了,但学校旁边的老大爷家的鸡又来了,我们又用了同样的方法对付了那群鸡,就在我们偷着乐的时候,老大爷抱着光溜溜剔好了毛的老母鸡去找了校长,他本来只想教训我们一下,没想到校长还是通知了我们几个首恶的家长,计划好的点名表扬变成了点名批评,后来还赔了20块钱,但老爷爷怎么也不肯收,后来还是校长代他老人家收下,弄的挺尴尬的,这件事应该就这么过去了。

      但我们就是不安分,学前班下学期又和几个同学一起偷偷下河洗澡,这可是违反校规的大事情,老师罚我们几个站在旗杆下,而且中午不让回去吃饭,饿的我们几个天昏地暗,没想到那位老爷爷又来学校了,这次他也没空手,提着一个饭篮。来到旗杆下后往我们每人手里塞了一大碗蛋炒饭,我们几个都不敢要,老爷爷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说: “ 怕个啥咧,以前的事儿莫提啦,我去和你们老师讲讲理去 ” 。然后他就蹒跚着往小学走去,我们几个狼吞虎咽的吞着饭,吃着吃着我似乎碰到了一个硬邦邦东西。渐渐的其他几个同学碗里都有碰到,原来每人碗底里都有一只腊鸡腿。。很大很大的鸡腿,一只砍到鸡肋骨,这似乎有意为我们准备的。因为这个季节还有这样大的腊鸡腿在老家是很少见的,那次鸡肉的味道真的很香,让我一直回味到现在,很美,很美……

      在那柜台旁站了好几分钟,仿佛一个分开二十几年的老朋友再次相遇,有无尽的话想说,在同事的提醒下还是匆忙的花了二十块钱,买了好大一包麻雀蛋儿,老朋友的外表没有变,只是那些生糖变成了芝麻和精糖,名字由麻雀蛋儿换成了元宝,但是那味道却变了不少,我还是一直喜欢麻雀蛋儿这名字,喜欢那久违的味道和那些早已远去的人和事。喜欢那些经常在梦里出现的如烟往事

      躺在床上和妻一起吃着这小时候的宝贝,讲着那些小时候的经历,她静静的听着,眼里充满慈爱和温柔,像当年我的母亲一样。隔着防盗窗的网,月光疏疏落落的落在我的身上和脸上,情不自禁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教我数手指头奖励麻雀蛋儿的夜晚,但似乎又是在两个不同世界。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些零星的片段变得遥不可及。也许是年龄的原因,或许是生活真的变了,这麻雀蛋儿怎么也品不出当年的味道。

(获“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

 

山乡苦茶 

      来城市上学之前一直未曾远离过家乡,那个大别山深处的小山村,那个山环水绕,风景秀丽的小地方。山里田垄地头,悬崖峭壁间长了许多茶树,人们说不清这些是什么人种的,反正他们已经默默无闻的长了很多年。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已经深深的融入了他们的血脉和性格。

      茶叶树和松柏是一样的,都是四季常青,但是他们没有松柏那样的伟岸高调,所以文人雅士们往往更愿意昂着头去写梅兰竹菊,松柏碧桂。他们很少低下头去写茶树的,这个四季常青,耐寒受旱的小生灵。

      每年初春之时,茶树都会抽出嫩绿的新芽,像一个个刚从襁褓里睁开眼的婴儿,脆弱但饱含生机,待到春意将尽之时,茶叶芽都会长到四五寸那么长。这时候村里的少男少女,唱着歌,挎着竹篮,三五成群,一起和着山雾踏着露水,将新芽采到篮子里,茶是山的精灵,是玷污不得的,所以这些装茶的竹篮一般不会装别的,不然会影响茶味道的,就这样唱着闹着,不多时小竹篮就满了,整个过程就像一个年轻人的小聚会,根本看不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难,也许这正是茶的奥妙之所在吧。

      谷雨左右的茶是最好的,尤其是春雨刚过,茶叶在树上更加显得翠绿了,似乎用针扎一个小洞,那里面清香的汁液就会流出来一样,而且雨后的茶叶很干净,不用清洗,要是一般时候,茶叶长在山间地头,表面少不得会沾染一些尘埃,所以在炒之前会用泉水清洗一下。然后爆炒一翻,柔搓均匀,再风干,茶叶便可以饮用了,因为茶芽儿有点老,所以茶味道很厚重,又因为揉搓风干后茶叶形似铁钉,所以山里人便叫它苦丁茶

      茶的喝法是很简单的,没有那些多余的把式,在一大杯白开水里放上三五根这铁钉就可以了,不多时浓浓的茶味便在这一大杯水中化开了,仿佛这茶叶经过一翻揉炒又在这水里回复了活力一样,它们像又回到树上一样,尽情的舒展自己,这茶喝起来也没啥讲究,几个农人干活儿累了,聚在田间地头咂着旱烟,一起侃天说地的喝着茶,看着庄稼生长,这感觉虽然只有陶渊明写得出,但是这些农人却能真正体会得出。

      茶不仅可以解渴,关键时候往往还可以救命,每年夏末秋初,是农村收稻子的时候,也是最忙最关键的时候,忙活了大半年终于看着稻子成熟了,割到以后铺在田里晒爽水,然后再搬到稻场脱粒储存。这都是力气活儿,整天晒在田里,而这时候的天气又是最热的时候,常被称为“秋老虎”。但是农村人是有耐力的,顾不得这些,流着汗晒得黑黢黢的他们也还在干,这时候老人们就会准备一碗酽茶,然后加点盐给人喝,不仅可以提神,而且还可以补充流汗导致的身体缺盐。不然人很容易中暑晕倒的,有时候农忙的时候也会给牛喂一些泡过的茶卤,用高粱叶包点大豆,再把茶卤子包在里面。牛吃了也会更强壮有力的。就这样这山乡苦茶不仅与人分不开,就连着牲口也离不开它,这茶已经融入到山里人的性格里,他们与山一样厚重,在默默的担当。

      茶不仅只有茶叶,每年茶花盛开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一丝空气里都透出丝丝香甜,据说茶花是含蜜最多的花,所以这个时候蜜蜂也会格外的忙,这对它们来讲是秋季最后一次花,是它们过冬的关键。茶花蜜不仅香气淡雅悠长,而且润肺健脾,对人的身体特别有好处,一般的农村人是舍不得喝的,每当有小孩生病,农村人就会在蜜里面放七匹桂花叶,然后用香油炸茶花蜜水给小孩喝,往往是很灵验的,茶花开后会结出茶叶果儿来,这种果子和油茶籽是有区别的,首先它比油菜籽长得光滑漂亮,而且虽然外壳比油茶籽小,但是它的果仁儿更实在,所以茶叶果儿的出油率是很高的,不仅如此,茶叶果儿油的油质也非常好,味道清新香醇,色泽金黄透明,而且经久不坏。这种油对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以及腹泻等,都有很好的抑制作用。茶叶树不仅贡献了这些,而且连它的身体也无私的贡献出来了,过去农村医生很少,而农村人生活又很艰辛,由于房子少,很多家庭将家畜也关在房子里,所以经常会出现很多疾病,这时候他们经常会用盐水煮茶树根喝,据说对疟疾,腹泻等都有很好的效果,茶叶树大部分都是几棵长在一起的,农村人是厚道的,他们绝对不会把一棵茶叶树根挖完,而且他们会善待剩下的半棵树,每年春天都会给那棵树施肥,很多人家甚至会用被救的人的名字来命名这半棵树,或者认这棵茶树为“干亲戚”。把它当成全家的恩人,山无语茶无语,人也无语,但是他们都用默默的行动,告诉人们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奉献。

      农村但凡有个什么事也随处都有茶的影子,除了招待客人外,茶树往往也会被赋予一些特别的文化含义,茶树四季常青,生命力顽强,所以寿宴是少不了它的,当初国学大家,著名哲学家冯友兰过八十八寿辰的时候,就有人送了“何止于米,相期以茶”的对子,虽然是拆字法,意思是说您远远会超过八十八岁的,我们要等到您活到108岁呀,农村人虽然没有这样高雅,但是对茶的美好寄予一点也不比这些文史大家少,村里老人过寿,小辈们会跪着向老人献敬茶,老人们也会乐呵呵的给小辈们一些喜钱,然后老人会带着全家在堂屋给天地君亲师位献敬茶,在农村老人都是人瑞的,很受尊敬的,当村里有人逝去,村里人大多会带上些茶叶火纸去慰问的,山里人大多讲落叶归根,死去以后大多要葬在祖坟旁,亲人们为寄托哀思,也会在死者的坟墓旁种上茶树,希望这些结实顽强的茶树能给地下的亲人遮风挡雨,也盼着地下的亲人来世能想这茶一样,永远健健康康。此刻的茶树,就像一位天使,引导守卫着那些安息的灵魂,结婚的时候茶是更不可少的,除了拜天地时候向双方父母献茶外,双方的长辈还会用茶树叶子蘸上茶水,洒在新人们的头上,希望他们像茶树一样健健康康,茁壮成长,而且能“多结果子”,子孙兴旺。诸如此类,不甚枚举,茶就像他们的亲人,见证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山里人也同他们这位亲人一样,虽然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有不少苦涩,但是他们仍然像茶树一样,顽强的繁衍了下来,而且根深蒂固,枝繁叶茂。

     人们都说茶寿千年,一代代的村里人,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都与这茶树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茶是苦的,但是它有回甘,前提是你要用心把它品下去,当你把那杯酽茶品成了淡淡的清汤,或许你才会真正品出那第一口的味道,这也许是文化人哲学家笔下的茶,笔下的人生。农村人虽然憨喝茶,喝憨茶,但是老天爷似乎特别眷顾这些农村人,虽然他们一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累的精疲力竭,但是他们不用怀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去看世界,这也就使得他们的内心平静如水。伴着雨声睡渐渐响起了淡淡鼾声,外面牛羊在圈里反刍着未消化的草,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小鸡在母鸡的翅膀下呆呆的看着雨,田里的庄稼默默的长着,该到他们出场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去喊激昂的口号,他们会默默的担当。正如那些扎根贫瘠寂寞之地的茶,虽然苦,但是他们愿意奉献,不仅仅是那年年岁岁的花、果、叶,也包括他们的根。

(发表于2011年《月渡海棠》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