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让我做只猪吧

日期:2015-04-24

文/林晓玲

 

第一轮回 农村猪

“砰”的一声响,我的脑袋一片黑。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地清醒过来,突然被眼前的人物面目吓了一跳。不容我缓过来,阎王爷开口了,他后座上写着“阎王宝座”四个大字。他说:“吴清廉,你生前当官因贪污巨款被处死刑。生死轮回,必然有道,你生前所造的孽,必由你下辈子来赎。这次投胎让你做只猪吧。”“大人开恩啊!”我哭喊道。“此次投胎,本王不会让你喝孟婆汤,让你有着人类复杂的思想,但身体只能是猪。这样才能让你痛苦的活着。”“不能够啊!……”我话还没说完,牛头马面把我架起,往前一扔。我脚踩着软绵绵的东西,仿佛踩着棉絮,一路向前飘着。一紧张,我大叫起来,嘴巴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一跳,定睛一看,发现身体周围,蠕动着十几个肉团子。在肉团子的前面,横卧着一头黑色的母猪。栅栏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子突然叫了起来:“十三个!我们家黑母猪生了十三个!”我身上有一层膜,黏糊糊的,弄得我浑身不自在。我知道,此时我已是一只猪。但是我不愿意接受现实,呜呜地哭泣着。生前我可是最恶心猪的,好吃懒做,又臭又脏!男主人看出我的不对劲,用手摸摸我的肚皮,扯开一只紧紧咬住母猪奶子的小黑猪。捉住一只奶头塞进我的嘴里。本想拼死拒绝,但那暖流进嘴的一瞬间,我飘飘然。生前吃过海量似的山珍海味,都没有此母猪奶水味道美妙。我砸吧砸吧的吮吸起来,暂时忘了自己是只猪。

To be or no to be ? That’s a question! 出生后几天里,我经常在思考这个问题。假如我现在死去,前生的罪还没赎完,阎王大老爷必会用更狠的招来惩罚我。假如不死,就要忍着人的思想,猪的身体这种奇辱的结合。人类有句话说,当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野心时,是件悲哀的事情。我现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当只猪比司马迁遭宫刑还要难受几百倍!心情不佳,食欲也没有,整天闷闷不乐的。可是我的主人以为我吃奶时争不过我的哥哥姐姐们而因此情绪低落。于是,他们对我特别的照顾,时常抱着我,摸摸我的肚皮,跟我讲讲村上发生的有趣的猪事件。人被疼爱,都有感恩之心。而作为一只猪能被主人这搬疼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于是,我决定好好做一只猪。吃饭,睡觉,长膘。早做些准备等着着被宰的那一天,好跟阎王爷交代。

主人家很穷,我们这些猪仔是他们家最有价值的财产。夏天,主人一天给我们洗两次澡,还把他俩夫妻用的小风扇让给我们用。我是一只幸福的小猪。慢慢的我们长大了,我的哥哥姐姐们一个一个的被送去屠宰场,主人是那么不舍,可是他没办法。最后一个轮到我了,我怀着坦然的心情上了杀猪台……

第二轮回 饲养猪

又到了地府,阎王爷说:“你做猪的时间不到一年时间,你家主人对你百般疼爱,你又抱着必死的心情活着。根本就没有尝到痛苦的滋味。所以还是继续做只猪吧。”说着,一张令牌扔在我面前。我,心静如水。做猪就做猪吧,做猪的这段时间,比做人的时候还快乐呢。

睁开眼,又是类似的场景,一只母猪,十几只小猪争着抢奶头。这次,我想做只出色的猪!毕竟我有着猪没有的高级智慧。于是,我把我的哥哥给踢开,衘住一只奶头用力吮吸,母猪被吸得嗷嗷大叫。饲养员见此状,把我的哥哥姐姐们放在另外一个栅栏,这样我就可以独享美味了。

过了几天,猪母亲因不堪我的食量,消瘦无比。饲养员也看出我与其他猪的不同,把我放在另外一个栅栏里喂养。听他们说是要把我培养为公猪。于是,饲养员们挑选着最精美的饲料给我食用。而我有了独立的空间后,并不像愚蠢的猪类那样乱拉撒,我会在出水口那里解决。每天,我会站立起来,前蹄没有靠着任何东西。这会让全身肌肉更加结实。在做人时,天天忙,根本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导致了好多小毛病。如今有这个机会要好好珍惜。

我已经长成能够配种的公猪了。来见我的人,无不给我点个赞的,他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品种的公猪。我很享受这种称赞。当官时职位高,拍马屁的人太多,听着实在不舒服。没想到做了猪居然能受到人们发自肺腑的称赞。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有一天,发洪水了,把我们的养猪场冲得片甲不留。我随着水势水流而下,一边摆动着四蹄,一边悠闲看着周边的景色,你要知道,这要得益于我每天的锻炼。突然,不远处有个小孩子在水里挣扎着。我想,这是我赎罪的时候到了,于是我游了过去。叼住小孩的衣服,拖着他往高处游。到了高处我用力一甩,小孩上岸去了。我因体力不支,水慢慢地淹没我的头……

第三轮回 宠物猪

阎王这次让我说话了,他问我做猪的感受。其实,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做猪,但怕他又要给我为难。“阎王大老爷,求求你了!不要再让我当猪了,这对我太屈辱了!”说着,我就嚎啕大哭起来。阎王爷偷偷地笑了下,整整衣襟,严肃地说:“你这次救了小孩子,罪已赎一半。这次还是让你做猪,不过是宠物猪,对你来说你应该要满足了。”令牌又再次扔下,我故作啜泣状……

我在淘宝上被一位奶奶相中,于是我随着物流车来到了奶奶的家里,也是我这生的主人。奶奶见了我,把我抱起,用脸蹭着我的脸,喃喃的说:“我有伴了。”这时,我想起了我的老母亲,当然不是猪,在世为官时太忙,没空去看望老人家,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也是匆匆忙忙。想着想着,眼泪哗哗地流。奶奶见我这样,以为我感受到她的爱,她把我抱得更紧了。

奶奶家很富有,所以我吃得比在养猪场时还要高级,睡觉的地方更不用说了。没有竞争,我也懒得去锻炼了。我的工作很简单。白天,我陪着她出去逛逛。晚上,她会跟我说说话,我时不时以点头或者哼哼几声地回应她,这让她十分开心。我愿意这样做,因为我的母亲也需要这样的关怀。

九个月后,脂肪包肝,我死了。奶奶应该很伤心……

后记

我又来见阎王了,阎王语重心长地说:“本王原以为,给你们这些贪官去投胎做猪是对你们的一种惩罚,没想到是一种享受。你还是做人吧!”令牌又扔下,“不!”这次我歇斯底里地喊:“我不要做人!做人太累了!我愿意做只猪!”牛头马面又把我架起,“让我做只猪吧!”余音在空中缭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