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社优秀散文选登——雨中的怀念

日期:2016-03-29

雨中的怀念

143 许柳泓   

  又是一个雨丝飞舞的清晨,我立在窗边,不禁想起旬月前归乡的时光——

  灰蒙蒙的天,一帐晶莹玲珑的珠帘垂于天地之间。晨风撩拨起串串银珠,恰如玉人的纤纤细手侍弄着琴弦,弹出声声悠远的箜篌。隔着珠帘,是静卧在韩江畔的故乡。

  在奶奶家的阁楼上凭栏而望,远处的几座老屋在雨中静默着,青枝掩映下的粉墙黛瓦,任着玉珠肆意地玩闹。本想着紧扣的柴扉里应藏着“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哀怨,可该是缕缕炊烟融入雨烟的时候却寻不到那淳朴的气息,不免有些失落。在转身下楼的一瞬,偶然瞧见屋后一个光秃秃的树桩正孤独地蹲着。虽隔着雨幕,年轮仍清晰可见。透过那一圈圈纹路仿佛能看到斗转星移的变幻,触到春夏秋冬的轮回,听到世事无常的沧桑……此刻,我才猛地想起那棵相思树!听父亲说过,这树是我曾祖父种的,为的就是纪念他英年早逝的母亲,好诉相思之情。然而不知是何原因,这树竟也追随主人而去了。我并没有立即去找寻原因,只是静静地凝望,这一幕,好像一块千斤的巨石重重地摔入我的心湖,溅出了碎晶石般的水花,荡起了千层涟漪,也荡起了我对十年前的回忆——

  那是曾祖父还健在,时常会在树下给我们这群淘气包讲故事。每到这时候,我们都会变得异常听话,乖乖地搬着小板凳围坐在曾祖父身边,默默地聆听,偶尔眨眨清澈的眸子,如水的目光流出强烈的好奇。阳光闯过葱葱的树叶,筛下斑斑驳驳的影子,一个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便在此悄然演绎。只恨当时年纪太小,很多故事已忘却,但惟独记得那个关于我们村子来历的传说——在宋朝时,有位青年吹着笛来到一棵樟树下放牛,邂逅了一位妙龄少女,玉笛暗飞,飞送着心中的情谊,爱的根苗也就悄无声息地种在彼此的心田。于是他们在此繁衍生息,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我们现在的村子。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玫瑰色的相遇,老一辈的人总会叫我们村子为“樟树下”……

  晨雨潇潇,哀婉的箜篌唤不回曾经的流光。岁月流转,繁茂的相思树并未在时光中迷失了它原有的样子,却在一瞬之间留下一个秃树桩伴着几丛萋萋的杂草供我怀念,而我怀念的又怎会仅此而已呢!

  我怀念村里的池塘,一个开满荷花的地方。而有了荷花才有了独上兰舟的情致,在花与叶间来回穿梭,荷香染衣,点着荷露清响,哼起采莲小曲,在荷塘里“沉醉不知归路”又有何妨。但是,昨日路过时,不禁怔了一下。民房建起,如同用钢筋水泥堆砌成的呆若木鸡的“怪物”,冷冰冰地坐在那里。想来不知从何时起,村里的“怪物”越来越多,吞噬了我的一川烟草、十里荷花,吓坏了我的水田飞鹭、夏木啭鹂,而人们反而以之为豪。也许是吧,新农村应有新思想,看来是我太久不回乡,思想远落后于乡里人了。

  今晨,在雨的哀曲里我依旧嘲笑着自己,只是不知乡里那些有“新思想”的人们又请来了多少“怪物”。我拖着脚走出门,幻想着残荷听雨的美丽,沿着迷蒙的雨的深处,缓缓地,缓缓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