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迟到的收割

日期:2016-03-23

/神翠玉

  “秋天又来了。”

  田中先生看着脚下金黄的落叶有点出神。

  是夜,田中先生站在居酒屋前,手按在门上,却久久没推门进入。他放下了手,转而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细细地看着。直到手里的名片染上他手心的温度,微微发烫时,他才重新将名片放回口袋,然后,推门而入。

  陈旧的木门发出的吱嘎声,门后的欢呼声,还有,那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

  “哦!是田中啊,来来来,等你好久了。”居酒屋里满是他的高中同学。

  一番寒暄之后,田中先生在他的高中好友旁坐下。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啊,田中。”高野拿起清酒瓶给他倒酒。 

  “十年?十年了啊。”田中先生拿起酒杯与高野碰杯。

  “哈哈,对,十年了。不经不觉就十年了。”一杯清酒入肚。

  田中先生看了一下周围,“对了,福山呢?他怎么没来?”

  高野看了他一眼,拿起酒瓶给一个空酒杯倒满,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说:“来,我们这一杯敬没能来的福山。”

  田中先生没拿起酒杯。

  高野也没多大在意田中先生的反应,只是一直地自斟自饮。田中先生就静静地看着他灌酒。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居酒屋里的人声渐渐地开始减少,秋天的静谧与凉意悄然地蔓延到屋内,田中先生搓了搓手,喝下一杯酒,“今年的秋天似乎要比往年的又冷啊”。

  或是听到田中先生的自言自语,或是酒精的积累与发酵让高野的话匣子膨胀,然后,爆发。高野拿着酒杯,眼神染上丝丝醉意,“田中,你知道吗?福山他,死了。”

  窗外的一只飞鸟飞翔的翅膀惊动了树枝,树叶簌簌落下。田中先生的眸子颤了颤。

  “他大学毕业不久后,他在一间医院里当主治医师。他和未婚妻结婚了,生活本该是一片美好的,可是不知怎么的,他……他居然和地下组织一起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然后,在被法律的制裁之前,他在驾车出行时发生了车祸,死了。”

  高野愤愤地干了杯中的酒,说:“田中,你觉不觉得人生真的太有趣了。哈哈,那时候豪情壮志地和我们说着要救死扶伤的福山居然做了害人命的勾当。而我呢?说着想要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可是现在呢?哈哈,连手术刀都没机会拿了,整天拿着笔在文件上签名签名。哈哈,在大学里修了一个金融学位然后就继承了家族企业,真棒是不是。我一个签名就可以决定一个项目的生死,决定一个职员的去留,但却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是不是很可笑?你呢?田中,我们之中就剩下你了。”

  高野的语气很平静,他没有醉,田中先生知道。

  “夜深了。”田中先生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地站起身举起酒杯:“走之前再喝一杯吧。”

  “好,最后一杯。”高野站起来,“敬——我们自己。”

  “还有,往事。”田中先生在心里补了一句。

  回到家后的田中先生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以前他们三个在居酒屋里一边喝酒一遍在讨论着自己的未来。一直刻苦学习的福山说要成为最出色的内科医生,高野说即使以后要继承家业也想要和田中一起当无国界医生。田中先生看到梦里的自己笑得很灿烂。然后他又梦到了小时候当他回答老师他想成为一个无国界医生的时候自己脸上自豪的表情。

  “是一样的啊!”田中先生喃喃道。

  然后田中先生就醒了。他坐在黑暗里,想着这些年的自己。在大学里攻读了医学之后,听从家人的话,毕业之后在一家大医院里找到一份待遇很好的工作,每天上班,替人诊治,下班。日复一日,未曾有过变化。自己,当初是为什么会选择当医生呢?是为了像现在这样安安稳稳地生活吗?那如果是这样,自己当初为什么又要想成为无国界医生?

  他看着窗外的月亮,想起了小时候和老师的对话。

  “我想成为无国界医生!”小田中自豪又骄傲地对老师说。

  “为什么啊?”老师摸了摸小田中的头。

  “因为在即使在现在和平的年代,也有地方存在着战争,很多很贫穷的地方都需要医生的帮助。没有得到医生的救助的小朋友太可怜了,我也想他们和我们日本的小朋友一样,可以健康成长。”

  “是呀,是这样没错啊。”田中先生将脸埋在臂弯,“即使如今的生活安逸舒适得消磨了我的意气,可是说到底……说到底那个梦想还是深深地扎根在自己的骨子里头了啊。它,一直都在……”

  次年初春,高野收到了田中的信。

  “自从上次聚会之后,我想了很多。现在的生活固然是很好,可是我却有更强烈的感觉想要直视自己的内心,去追求自己真真正正想要的。所以我辞掉了工作,报名成为了无国界医生志愿者。或许这对于快三十岁的我来说有点冲动和任性吧,即使现在这边的条件很艰难,可是我每天都依旧觉得很幸福。我在施予他们救治的时候,同时我也被他们救治着。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是充满希望的,与每个人而言。

  最后我希望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你也是充满希望与快乐的。”

  高野紧紧地攥着信,走到了办公室的落地窗旁。几只飞鸟在天空里飞翔,高野看着天空,他用攥着信的手拍了自己的心口两下,“会的,我会的,我们都会的。谢谢你,田中。”

  谢谢唯一的你,帮旧时年少的我们收割了曾经的梦。

  (该文获小小说“文起歌画”征文优秀奖。该小小说改编自歌曲《one and only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