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小小

日期:2016-02-28

/蔡美钗

  一串又一串的鞭炮挂在高高的竹竿上,静候着它的命运。须臾,引线被点燃,小孩儿们紧紧捂着耳朵,等待着最后一声爆响。

  女人踩着小高跟从灰白的烟雾中缓缓走来,一步一优雅,满地的红纸屑倒像是为她而铺的红地毯。最后,女人在戏台前站定,痴迷地看着台上的一出《霸王别姬》。

  戏台不是真人唱戏,是搭了个一人高的台子,挂上幕布,手艺人在后台操纵着布偶。从前布偶精致,虽不如真人水袖风流,却也难得童趣盎然。

  那个时候,那个女人还是女孩的时候,有个男孩,爱极了这出戏。

  逢年过节,离家的大人归来祭祖,祠堂前的空地摆满了各家各户拜神的红木四方桌。穿着臃肿脸色红润的小孩儿满场乱跑,更小的孩子被年轻的妇人抱在怀里,咿咿呀呀地咬着手指。唯有一个男孩儿,坐在小小的板凳上,认真地盯着戏台上的布偶。你听得懂吗?有大人含笑问他。他自然是听不懂的,为戏入迷其实是为霸王入迷,那个小男孩都喜欢的,威风凛凛的,所谓霸王。旁边一个小女孩儿,头一点一点,最后靠在了男孩儿的肩上。男孩看了一眼女孩,缺牙的嘴角露出了腼腆的笑。

  小小的布偶在台上唱着大梦浮生,小小的人儿在台下许诺一生。

  可惜一生是那么短,短到来不及告别。

  几年之后,因为战乱,男孩的父亲和两位兄长皆在战场上一去不返,男孩的母亲为了留下家中这唯一的独苗,不得不带着他远走他乡。男孩不愿意走,他身上流着与父兄一样的骨血,又岂是苟且偷生之辈,更何况他心中还存着一个霸王梦,还有,他的虞姬。只是母亲以死相逼,他又如何受得起。

  那年男孩十五岁。他说,我一定娶你进门。她说,你是霸王,我便做你的虞姬。

  一别十年。

  “姑娘面善得很,是来过这里吗?”

  “我从前是住在这儿的。”

  “噢。是因为十年前那场动乱才离开的吧?”

  “是啊。”

  “当年死了很多人,能离开的,都是有福气的人呐。”

  “是吗?”

  “姑娘是回来找从前住过的地方吗?老头子我可以给你指指路,现在你估计都认不出来了吧?”

  “我是来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老先生没有听懂女人的话,转头说起台上的戏,“姑娘你也爱看这出戏吗?”

  “我不爱看。霸王跟虞姬都没有好结局。”

  “我记得当年有两个小孩儿可爱看这出戏了,每每都要搬了小凳子在这儿蹲守着。是哪家的娃娃来着?人老了,记性不行了哟。”

  女人扯出一个笑,对善意的老人告别。

  “后来那个女娃娃……”老先生喃喃地说着,声音破碎在风中。

  沿着山坡走下去,有一口井,拐过去是从前养牛的棚屋,如今,瓦砾破碎,墙体剥落,杂草丛生。女人坐在井口,手轻轻地拂过井沿,涂满红色丹蔻的指甲更衬得她一双手洁白如玉。女人目光深深,仿佛从那口井里看到了往昔的岁月。

  男孩离开之后不久,小村被一支军队占领。

  女孩被一位军官看上,要娶她做他的姨太太,女孩那个时候虽尚未长开,可是底子好哇,唇红齿白,好看得很。军官年纪倒是不大,剑眉星目,很是有点军阀少爷的派头。女孩儿拒绝,说,我心里只有我的霸王。小少爷也不生气,见天儿地围着女孩打转。

  一年后,战火波及到这个小村。小少爷想带着女孩一起离开,女孩再度拒绝。小少爷也急了,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

  “你不要再等了,他不会回来的。”

  “他说过他会娶我。”

  “你跟我走,我娶你好不好?”

  “不好。”女孩笑了。那个时候女孩已然带点美人模样,白生生,红艳艳的美,一笑起来,眉眼更加艳丽。

  “他已经娶了别人了。”少爷最终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女孩挑眉瞪他一眼:“你又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少爷神色疲倦,静静地望着她。

  女孩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第二天,军队走了,少爷也走了。少爷给女孩留了一个地址,女孩若愿意,可以去那里寻求庇护。

  女孩没有去,至死也没有去。

  “妈妈,那个姐姐为什么坐在那里啊?”有个小女孩喊道,小女孩一手拉住自己的妈妈,一手指向坐在井沿的女人。

  “胡说八道什么,哪有什么姐姐!”女孩的妈妈急匆匆地拉着女孩走远了。

  小女孩不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女人。

  女人冲她笑了笑,女孩也跟着笑了。

  (该文获小小说“文起歌画”征文优秀奖。该小小说改编自歌曲《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