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左手刀(之英雄无奈)

日期:2016-01-05

 文/许如巽 

  北燕是天下有名的刀客,她的左手刀天下无双,罕逢敌手,人送外号“北侠”。

  这些天她留宿在“天南地北”客栈。一天傍晚,客栈外面来了两个人,但却并不是一起到来的,而是一前一后,一个追、一个被追着而来。后面追的人轻功甚是厉害,前面一人刚跑到二楼梯间,后面那人便已赶上。只见后面那人向前一扑,凌空一刀便砍,前面一人左手一抱梯栏,身随栏转,绕到了扶梯后面,与此同时只听得“喀嚓”一声,扶梯左右裂开,霎时被刀气挥为齑粉。前面那人也被刀气震飞撞到墙上。

  客栈所有吃茶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也忘记了逃跑。北燕还是静静地坐着,右手端视着一个茶杯,杯中人影闪烁,北燕已从来人的武功和杯中镜像看出了后面那人的来历,不由得眉头一皱。还是客栈管事“纵横南北”苏长空反应得快些儿,他嬉笑着高喊:“‘天星刀,你们黑白两道的仇杀我不管,只是这梯子我得记上帐,说不定还要请你们教主亲自跑一趟了。”

  “苏楼主此言太过,这次算我天星刀的帐,没想到追到贵店,只是此人乃我教叛徒,若是在下这次抓不回此人,教主也得来拜访尊楼了。众人此时才醒悟过来,胆小一点的纷纷向苏长空告辞,胆大一点的知道映雪楼下,无论黑白,客人均被保护。只是江湖上还没有人知道清音教斗上映雪楼,会是怎样一个武林盛事。天星刀此言只是希望映雪楼不要多管闲事。

  但江湖人却也想看看这大元两大派别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原来这后面追的人是清音教新晋高手“天星刀”,此人刀法出众,出道几年,名号已经盖过了原来名字,故而也极少人知道他的名字。那被追的人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挣扎着爬起身,翻身上了二楼,但刚才被天星刀劲伤及五脏,忽地一个踉跄,倒在了北燕脚下。北燕别过头,似乎不想让小姑娘看到她的脸。天星刀只想速战速决,毕竟这映雪楼的分舵往来的都是江湖中人,说不定有侠义道的高手,于是看了一眼苏长空。见他沉默不语,便又有了几分把握,乃倒提着天星刀一步一步迫近小姑娘。

  小姑娘扶着桌腿,一下子按到了北燕桌上的刀。她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看向桌上的长刀。

  那是一柄漆黑带鞘长刀!刀鞘寒冷如冰。漆黑的刀比普通的腰刀长了许多,一般人怕是刀没有拔出来便被结果了。能用这把长而细的腰刀之人,拔刀的速度必定极快,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见北燕的刀是绝快的。

  天星刀来到小姑娘背后,施展天星擒拿手便要抓向小姑娘后背,在场众人不禁暗暗为小姑娘捏把汗,却又没有一个人敢出手制止。纵有侠义道的门徒,不是自忖武功不及天星刀,暗自忏愧;便是武功与天星刀相差无几的,也不敢贸然出手,一旦出手了,便是与整个清音教对上了。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众人都以为小姑娘会挣扎躲避,孰料小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似乎看到了希望,断断续续地说道:“北……北侠……”此言一出,场内群豪不约而同看向桌面,就此几十双招子便死死定在了那柄青黑长刀上,似乎生怕那刀会活过来砍向他们一样。便是天星刀,半举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上上下下打量了北燕不知多少遍!

  人群静默了良久,忽而像炸开了锅一样。只听得这边有人道:“原来是北侠燕女侠,久仰。”“燕女侠在此,岂容魔教败类在此撒野!”又听得那边有人续道:“算这魔人走运,要是他刚才那一抓抓下去,此刻怕是早已死无全尸了。”

  楼上有人问道:“为什么呀?难道说这燕女侠有通天彻地之能?”

  刚才那人又道:通天彻地可能没有,但也差不了多少,你这人怎地如此孤陋寡闻?孰不晓得燕女侠的刀是天下第一刀。想当年东刀可是南朝第一刀!

  楼上人和道:“难道你老兄曾见过燕女侠耍刀子?”

  “不敢,在下曾在武林大会上看到过燕女侠出手一刀,只可惜在下武功低微,实在看不出燕女侠是如何拔刀的,只是燕女侠这一刀,便结果了‘昆仑神刀’凌老鬼。众人一听,纷纷道:“可是三十年前便以刀法震动江湖的凌一刀?

  “什么凌一刀?要我看还不够燕女侠练手……”

  北燕听这些人越说越大声,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原来北燕的刀法传自当年宋元第一刀的东刀之手,当年东刀如巽凭着这柄刀,杀得大宋高手闻风丧胆;因为这一柄刀,文天祥的股肱欧阳断足;因为这一柄刀,“雪山飞龙”率领南廷四大高手刺杀忽必烈失败;更因为这一柄刀,宋末元初五大宗师,与东刀齐名的西剑也被取了性命。

  北燕乃当世游离于各大门派之外的独行侠,且武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只有她这类人,才敢出手,也只有她这类人,才不把清音教放在眼内。因此在场众人,都以为北燕必然会出手救下小姑娘。至于苏长空虽然也有这本事,只是限于映雪楼的规矩,只要来人不伤及店里客人,映雪楼的人是不会多管的,苏长空限于身份,也就乐得看一场龙争虎斗了。

  此时忽听得天星刀嘿嘿冷笑道:“北燕,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你的天下第一刀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要是你敢救她,说不得你这天下第一刀的名号从此不再了。”群豪一听,纷纷叫骂,都说就凭你这魔人,也能跟北侠比相提并论。

  只是天星刀说天星刀的,众人说众人的,北燕似乎一个字也没有听到,她侧身端凝着茶杯的姿势动也不动,夕阳从窗外射了进来,把北燕的身影拖得长长的。客栈内顿时静默了下来,似乎空气也为之凝结。

  天星刀哈哈大笑,半举的刀一转,一招“天星捧月”便斫向小姑娘,小姑娘抽出匕首想要架住这一刀,一边却看向了北燕。天星刀使出的天星捧月乃是他的成名绝技,自出道尔来,也是没有人能接得下这一刀的,他之所以使出这一刀,是因为怕北燕出手,北燕出刀之快,人所共知,只是,再快的人恐怕也要化解了这一刀才能追击,此时天星刀便可见势而为。两人同样是必杀的一刀,同样是没有任何人能接得下的一刀,其实在天星刀和群豪心里,也是很想知道究竟谁快一些。这么厉害的一刀,若是一名刀客,便也想试上一试,只是天星刀的刀如流星划过,泛出点点星光,挑飞了小姑娘的匕首的一刻,众人都不禁“啊”的一声,以为小姑娘必死了。

  夕阳映在北燕的脸庞,谁也没有看到,她的左脸上赫然有一条刀疤,刀疤映在杯中,北燕一直凝视着的刀疤!她忽地一口喝尽杯中茶,似乎身周任何事情也与她无关。天星刀的刀虽是砍向小姑娘的,但一双精眸却是盯着北燕的左手。他的刀就停在了小姑娘的脖颈上,刀尖压陷了小姑娘的脖颈,只是还没有见血。

  天星刀问道:“你——不打算救她?

  “为什么要救?北燕缓缓道。

  “你——不是大侠么?难道你不是北侠?

  “北侠是你们的意思,我——从来没有承认过!

  群豪不禁哇然,有人失望,有人叹息,有人惊讶,有人难以置信,更有一些又惊又喜。他们惊的是北燕会如此说,这不符合她一向的行为作风,喜的却是就连北侠也不敢出手相救,众人心里略感安慰,也不再有多愧怍了。众人本来看到了北侠,都以为看到了希望,这柄刀和这个人对他们来说都是神话。可现在,虽然心里略感慰藉,却是感到浑身不自在,是希望破灭了吗?还是心里失去了支撑的东西,努力的方向?众人一时陷入困惑。究竟谁才配作大侠?谁又是真正的英雄?

  刚出道的北燕,曾凭着一柄刀,力斩元廷第一高手;一刀破三关,刺杀元廷大帅脱脱;出道仅一年,已败二八名刀客……怎地现在却不肯救一个无辜女孩?小姑娘的脸变得刷白,群豪也萎顿了一片。

  “哈哈哈哈,三年前的北侠已经死了,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天星刀仰天大笑。就在此刻,忽地一道黑影飞掠而过,便听得天星刀惨叫一声,撞倒了二楼栏杆直跌下了一楼,滚了几滚,才勉强爬起身子,口中一抹鲜血喷出。群豪已忘了喝彩,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原来北燕刚才凭着内力连着刀鞘一刀撞飞了天星刀,天星刀猝不及防受了这一撞,受了内伤,不禁大惊失色,却仍不死心:“你——你——你不是不救她么?”

  “我只是不想也不希望它被你污辱,北燕说着,右掌轻抚着刀鞘,甚是爱怜,“你根本不配我拔刀,你走吧!

  天星刀勉力用刀支撑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映雪楼分舵天南地北客栈。众人这才轰然喝彩。

  “苏大哥,看来我得告辞了。”北燕轻轻道。

  苏长空沉默了一会,似乎有什么难以决断,“需要我派人帮(保)……”

  “不用。北燕一摆手,便站了起来。

  “北燕姐姐,你要去哪儿?小姑娘忽地问道。

  “卖刀!

  “卖刀?这不是你的宝贝吗?

  “可今天它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那我可以跟着你去卖刀吗?小姑娘天真地问道。

  “我——保护不了你。

  “我也是左撇的,姐姐教我刀法,我保护你。小姑娘说着,用左手亮出那把匕首比划了一招。

  北燕一怔,步伐停了一停,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教主夫人救起的孤儿……”

  此时北燕已经走到了门口,只见天色已黑,暗淡无月,便说道:“那就叫无月吧!

  “谢谢师傅。”

  群豪默默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忽地看到风动之下,北燕左边的袖子迎风而舞,猎猎作响!

  (该文获“文起歌画”征文三等奖。该小小说改编自歌曲《英雄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