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虫子和大树的故事

日期:2015-12-28

/吴凡

  这是一个很美的童话故事。

  在一个森林里,有一棵大树,大树需要风,来让它感受春夏秋冬。

  可是风很久没来了,大树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大树啊大树,你孤单吗?你在等待着什么吗?”大树不知道这个声音从何而来,但它也没有过问太多,只回了一句:“我在等待风,生活太平淡了。”

  “那么,让我陪陪你吧……”

  “可是,你是谁?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我啊,是你从不曾知道的那个谁,我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啊,可是我离你很近。就让我陪陪你吧,陪你等风的到来。”

  “嗯……”

  那一天之后,大树每天都会和那个小小的声音谈它的心情,日子一天天过去,大树不再感觉那么孤单。

  就这样,时间一秒一秒过,一秒一秒换季。

  突然有一天,轻轻柔柔,好像……风来了。

  大树感觉到了久违的熟悉感,它欣喜,它迎接着风的到来,风一吹树叶一落,飘啊飘,落地无声。

  那个声音弱弱地喊着:“我在这里,你看到我了吗?大树,大树……”接着便是被掩盖在落叶中,无声无息……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散开了。

  那是一条虫子,借着大树的枝繁叶茂取暖。冬天来了,树和风拥抱,虫子冬眠,没有再出现在大树的某个地方,随着曾经的那片树叶,无声无息……

  虫子冬眠了,安静着。一个小男孩发现了它。他很善良,他看着它,独自一个在风中呆着,树叶是冷的,风更是。他不愿看它受伤,于是他带着它回家。

  虫子不知道小男孩一直在等它醒过来,因为它的思想在即将入冬的时候被附着在落叶上。

  它在做梦,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它还是在夏季,阳光明媚里,它在树上唱歌,它亲吻树叶,它穿梭在树上的除了窄窄的那条通往树心的小缝之外的任何角落。那条小缝,是只有风能够进去的地方啊。小虫子一直都很想进去看一看,可是它是一只小胖虫,怎么也挤不进去。

  它的眼睛透过那一条缝,似乎看见里面空空如也,不知道是被风化了,还是那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小虫子望啊望,却什么也看不见。

  忽而天又飘起了雪,它终于感受到冷。

  它不由自主地缩成一团,尽量给自己温暖。小男孩似乎看清它的痛楚,他看着它一点点蜷缩,一点点变冷。

  小虫子对于这些却毫不知情,它一直都在想变了温度的那棵树。它很天真地以为,风要自由,树不会走。每一次风到来,树都迎接着,虫子只能躲在那片树叶里,它怕冷,裹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

  终于有一天,阳光不锈,暖遍大地,它醒了。

  它找不到那片树叶,找不到大树了,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了。它不知道自己正在小男孩的家里,它感觉很无助,但它不能怨恨小男孩,毕竟他陪了自己一整个冬天。它找了很久,发现自己真的找不到大树了。它想,大树可能跟着风儿去了吧。

  被风吹过的夏天也像这样过去了,虫子再也没有心情流浪,它把自己全部的爱与温暖,痛与心酸,都吐成了丝,包围自己,封锁自己。

  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它重新醒来,它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打破自己给自己的束缚,它终于蜕变了,美丽而可爱,它可以逆风飞翔,在森林里,它发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大树,还是老样子,没有改变。大树不记得它了,不,应该说,大树不知道它。它笑笑说,可我记得你呀,我一直都很想看看你的心。不过,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你没有心了。

  “你的心一直在随风飘荡,在远方,总有一天也会安家,像我,像曾经的我一样。我曾经很需要你,你给了我一个容身之地,而现在的我能够飞翔,风也奈何不了我。大树啊大树,现在的我不同于以前了。”我能骄傲从你面前经过,让你看见我,看见我的蜕变。

  大树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它问道:“你是不是曾经住进来过,有一个地方曾经很温暖过,可是那种感觉太弱太弱。你是不是来过?”

  “我不就是陪你等风的那个声音吗……”小虫子没有说出口。

  突然间它就忘记了应该要煽动翅膀的,它轻轻地摔了,没错,轻轻地。它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你还记得?你还记得我?可是为什么,你现在才记起我?我现在不需要再长住了,我已经蜕变,我会飞了,我将去往更高的地方,到达更远的地方。而你还在原地,你在等风,直到你的树叶全部都落了,风把它们吹下来,却没有带走。我要你看着我,看我是如何停在花朵上,听它们说如何如何地需要我。

  虫子,不,是蝴蝶,飞走了。在大树的视线里远去。大树发现,风又来了,可它没有以前那么欣喜了,反而觉得空空的,它突然就觉得自己的等待好像没有意义了,它一直在等待未知,却忽略了身边那个小小的声音。风会再来,可是小虫子不会再出现。

  小蝴蝶飞着,随着身后那一声巨响,它的呼吸快了两拍,然后远去,再也没有回头。

  我在那叠厚厚的落叶里,感受你。

  我在那股微风里,看着你。

  我如此渺小,你能感受到我吗?

  (该文获小小说“文起歌画”征文二等奖。该小小说改编自歌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