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看戏

日期:2015-12-22

/温宇新

  前村有一个戏台,是专门给那些漂泊的戏子演戏用的,这一带靠演戏为生的人很多,有时候一连三个晚上都有戏看,然而本地却没有戏子,村里的人都认为戏子低贱,会折子煞孙,因此每逢过节,村长都得到外面请些流浪的戏团过来,演几场逢时节的戏。

  小石子的妈妈是个戏台的管手,每逢过节都得去洗一次戏台,石子妈妈在洗着台面,小石子就坐在榕树底下打盹儿,那棵榕树在这儿有一百多年了,树根全都紧紧缠在一起,还缠到地上来,一直缠到戏台口。楞儿前天就跟小石子说好了,赶今儿中秋晚上就去看戏,楞儿的家门前是条大街,这几天街边热闹得很,有卖糖葫芦的,有卖纸灯笼的,还有耍杂戏的,村子里只有一条街路,连着村前和村后,可是前些天了下大雨,把村前的路口给浸了,楞儿只好绕开街路,改走水路了。前村开了一个水道,原是用来渡船的,可后来水干了,就荒在那儿。楞儿卷起裤脚,提着鞋子,慢慢地踩下水,河水很浅,只流到楞儿的脚跟,清清的凉凉的,河上映着月亮的影子,很圆很亮,楞儿一脚下去,月亮就散了,再一脚下去,月亮又散了。

  前边街路上亮了彩灯,楞儿认出那是戏台上的灯,快要开戏了,楞儿顾不得水里的月光,冲着彩灯就跑,跑得急了,楞儿头上的簪子松了松,一小撮碎发流了下来,楞儿停了会挽挽碎发,把簪子束束,仍继续跑着,好像停不下来。戏快开了,楞儿来到戏台口,

  见不到小石子,急的直跺了跺脚,忽然,楞儿听到一阵“呼噜,呼噜”的声音,往后边儿一看,原来是石子躲在榕树后面打盹儿,两拢鼻涕儿直往下流,楞儿一愣,赶忙往河边摘下一根芦苇,芦苇毛茸茸的,芦苇头儿沙沙地摸着小石子的鼻尖,小石子鼻子一痒,“阿湫”一声,给吓醒了。

  “开戏啦,快醒来,”楞儿大声叫着,额前的碎发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好,快醒来,看戏去,”小石子甩甩头,擦擦眼,看见了楞儿,又看见了彩灯,便起过身来,拍了拍裤脚上的青苔。

  台上果然亮了,大红灯笼挂满了台门,两旁还系着彩色的花球,台面的灯一闪,砰砰,一滚白烟冒了出来,再来一声响,砰砰,台前两边飞出了彩带,这彩带五颜六色的,真好看,楞儿头上飘了几张彩带,小石子把它们抖下来,一张,两张,三张,有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看戏的人多了,各自都搬了张自家的板凳,小石子也把藏在戏台后的两张小板凳搬了出来,抢在前头坐下,这儿看戏清楚,楞儿专爱靠前坐。

  不一会儿,戏子们就出来了,那戏子有的穿着五颜六色的大马褂,满脸胡须,舞着弯刀长枪,有的戴着水钻凤钗,涂了满面胭脂,拖着一踏小碎步,还有的一身儒雅,拿了把长木扇,戴着一顶书生冠。楞儿最喜欢戴凤钗的戏子,她唱的戏又细又好听,那穿冠帽的戏子出来了,她迎上去,唱一段欢喜的戏,要走了,她挽住他,再来一支哀愁的曲。楞儿听的入了神,她想起了小石子,小石子也很爱念戏曲,有一回,石子借了邻居的剧本,那剧本的词曲多,缺了牙的石子却总把曲音念歪,调儿一颤一颤的,楞儿每一想起,便不觉咯咯地笑起声来。

  到了最后一场戏,村里人把花灯收了几拢,楞儿有点看不清台上的戏,就拉着小石子往前挪,戏里的凤钗戏子在等着书生戏子,她等了很久,唱了许多哀怨的曲子,身边的丫环也吟唱起来:“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楞儿的眼角湿了,眼泪流下来,滴在手心上,“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楞儿低声念着,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心里却跟着发疼,疼着疼着,又流了一滴眼泪,反复嘀念着,楞儿就记住了这句话,永远也忘不了。

  戏还没演完,天就下雨了,雨滴把台面打湿,戏子们的妆也被雨水化掉,看戏的人通通都搬起凳子,一个接一个地走开,村长看这戏演不下去了,就招呼戏子下台,自己也寻地方避雨去。小石子撇下小凳,小手挡住楞儿的头,不让楞儿淋雨,雨越下越大,小石子满脸都是雨滴,只好牵着楞儿的手跑到榕树下,这榕树又粗又壮,倒是挡住了大片的雨水,小石子牵着楞儿坐在树根上,树根硬硬的,还粘了一点青苔,青苔抹住了小石子湿哒哒的裤子,融掉了,化成一块块的淡淡的绿迹。楞儿摸摸头上的发髻,全被雨水冲乱了,只好拆掉簪子,披着一头的湿发。雨渐渐地变小,楞儿看清了天上的月亮,很圆很圆,可惜还不够亮。

  “戏好看么?”楞儿抿起嘴,对着一身雨水的石子说道。

  “好看。”小石子甩甩水,雨水搭在身上,凉凉的。

  “你最喜欢哪个戏子?”

  “我。”小石子抓抓头发,愣了一会儿,“戴凤钗的和穿冠帽的。”

  “戏里哪句话最好听?”

  小石子又抓头发,呆了许久也没答出来,只好摇摇头。

  “是‘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这句。”楞儿仰着脸,生气地看着小石子,“你得背下来”。

  “哦,背下来。”小石子挠挠鼻子,灰扑扑的说道。

  夜深,雨停了,月亮也亮了,月光洒在榕树上,照亮了晶莹的露水,水珠顺着榕树叶子,轻巧地滑落,嘀,嘀,嘀,有的落在树根,有的落在土里,有一些滴在小石子的脸上,楞儿轻轻地擦掉小石子脸上的露水,露水很清,很凉,楞儿闻到了树叶的味道,淡淡的,有一点点香。小石子靠着榕树睡着了,楞儿也靠着榕树,头搭在小石子的肩上,一片树叶落下来,飘到了楞儿的身边,楞儿捡起它来,叶子湿湿的,粘了许多露珠,楞儿抖掉露珠,把它抓在手心里。戏台上空落落的,还有白灰色的小虫在台面上飞来飞去,有一只,两只,三只。楞儿数了好多只,数不动了,就靠着小石子的肩头睡下。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响,又吹落了几片叶子,河道上的水上涨,流水哗啦啦的,淹掉了河边的小片草地,街边安静下来,偶尔能听见几声呼噜叫,村前的夜灯点亮了,灯光亮晃晃的照着村口,一闪一闪,跟戏台的彩灯一样。

  (此文获小小说“文起歌画”征文一等奖。该小小说改编自歌曲《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