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你慢点儿走

日期:2016-05-07

/莫柏良

  黑里来黑里去,这用来形容老忠的工作,再准确不过了。

  门外映照的灯光太暗,老忠腿一蹬,人和车一下子就消失在黑夜中,剩下几声轮子颠簸的声音。“你慢点儿走!”看着老忠远去,她总会在心里默默地念上一句。每天如此,从不间断,像是虔诚的祷告。

  天暗下去了,而远处的霓虹灯五光十色地亮起来了,另一边的人又进入了另一个白天。老伴静静地坐在床上,透过那扇锈迹斑斑的铁窗,盯着路灯下看。“哐啷哐啷……”,远处传来了轮子颠簸的声音,不一会,一个瘦硬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下,人和车都被映上了一层暗黄。这时老伴才会安下心来,继续忙活手里的针线,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老忠每天下班就顺带着一袋子蔬菜回来,蔬菜卖相不好,但也看得出是挑选过的,老两口一块下个面,又是一顿。晚饭过后,老忠洗好碗锅,将屋里整理一遍,又出去埋头在那辆环卫车里。

  老伴继续在床上缝缝补补,絮絮叨叨,“哎呦,你见那辆破车的时间比见我还多。”老忠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趁着现在还有点儿余光,收拾收拾这些瓶瓶罐罐……”原来不知不觉,这间小小的铁皮屋周边,堆积的废品,已经和人齐高了。“也不知道你是去扫大街还是去拾破烂,拾破烂的都没你捡的多!”老伴故意提了提气。“得了得了,有空我就拉去卖掉,这不是没这个空儿嘛……”你一句我一句,巷子里人偏僻少,巷口的路灯到了晚上十点就不亮了,老忠一般也是那时躺下。

  黑夜中,出去归来,日复一日。老伴没什么盼头,就希望老忠每天跑着出去,也能跑着回来。出门在外,你说有什么重得过平安两个字?

  这年头,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车速和大城市的生活节奏一样,是越来越快。一辆辆汽车擦身而过,那风冷啊,比那心更寒。更何况现在接近年末了,路上的车子急着回家,隔三差五就传来环卫工出事故的消息,老伴怎么能不担心。

  这天早上,老忠还是和平时一样,天没亮就起床了。咬了一个白饼,灌上两口热水,穿上已经褪色的工作服,准备出门。临出门的时候,老忠回过头来和床上的老伴轻轻说了一句:“我今天要到高速上面去工作,春运堵车,领导来视察,不能有垃圾。”

  老伴的心一咯噔,像被针扎了一样。赶紧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往窗外看。“你慢点儿走!”这一次她没忍住,将这句埋藏在心里的祷告,声嘶力竭地吼了出来。

  “等我回来吃饭!”黑夜中传来了一声回响,很遥远但很清晰。老伴哭了,原来这句话,他一直听得见。

  这一整天老伴都忐忑不安,一边担心,又一边安慰自己,“没事的,慢点儿走,慢点儿走就好了。”她呆呆地望着窗外,盯着那盏摇摇欲坠的街灯,第一次盼望着黑夜快点降临。

  街灯终于亮了,散射出昏黄的光。可是老忠的身影却迟迟没有出现。老伴慌了,要知道,这些年来,老忠都是这个点回家的,从没有耽误过。老伴一急,就想起身出去,但是她忘了她已经走不了了。这一切不好的预感,让她回想起了那一次事故。

  那时她还是一名环卫工,那天接到通知要到高速去清理花槽里的垃圾,一干就是一个下午,临近黄昏的时候一辆轿车突然失控撞向了花槽,她便成了受害者。命是捡回来了,可是却瘫了。沥青路上那种透心刺骨的寒,她永远也忘不了。从那以后,老忠接替了她的工作,老伴觉得危险,也劝他干点别的,可用老忠的话说就是,这垃圾也不能没人收拾啊。

  屋子里一片死寂,老伴知道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拧开了床头的收音机,好让自己有个声音陪伴。夜慢慢地向屋里笼罩,收音机沙沙的声音蔓延在昏暗的每一个角落里。老伴瘫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任泪水在褶皱的脸上慢慢风干。

   “哐啷哐啷……”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老伴抹了抹眼睛,往窗外一看,一个瘦硬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下,人和车都被映上了一层暗黄。

  老忠推开门,老伴像没事一样,忙活着手里的针线。

  “怎么现在才回来?”老伴淡淡地说出一句。

  “还不是你让我慢点儿走。”老忠摆出一脸嫌弃的样子,转身准备晚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