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品脑师

日期:2015-11-18

/廖梓嘉

  我是一个品脑师,专品人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设定成这样的属性。我问过我的同行,他们都不知道。

  我效力于一个秘密组织,一个见不得光的黑暗组织。

  “脑博士——我们的老大,定期给我们每个品脑师派发续命丸。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药丸。品脑师的体质和常人不一样,如果没有这种药丸支撑,我们的生命就会枯竭,所以我们必须为脑博士卖力。

  我们的任务是品脑,通俗来讲,就是敲开一个正常活人的脑壳,取出他们的大脑,进行品尝。协议里写明了,每个新鲜的大脑有一半归属品脑师本人,一半必须上交给组织。

  博士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我的同事曾说过,博士通过搜集大量各式大脑,打算研究出用人类作载体的最终生化武器。我不懂。听闻脑博士可以让一些没有大脑的人存活,人称活死尸。“活死尸”依照博士事先下达的程序日复一日地进行着相同类型的行为。我同情他们,因为他们只能生不如死地“活着”。

  当然,这些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作为一个品脑师,我只需要安守本分,每次品脑都是一次享受。将新鲜的大脑塞进喉咙,那干爽,那刺激,无法言语。

  而这也只是对于新手来说。像我品脑十多年,便有了自己偏爱的口味。每个大脑看似一样,实际上品尝起来味道各有不同。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高级品脑师,有思想有创见的大脑,才是我追求的美味佳肴。

  生理学上,脑死亡昭示一个人真正的死亡。所以我们工作的过程就是杀人的过程。

  我喜欢品脑师这份工作,每当我吞下他们一半的大脑,就能从中获取这个人一生无数碎片般的记忆。尽管只有短暂的记忆共享时间,但这确实让我很享受。大脑的阅历越丰富,我得到的能量就越多。

  我是个劳逸结合的人,每个月达到约定的工作量,就选择休息。不像一些同行,冒着随时被捕的危险,成天在外觅食,贪得无厌。

  这是一个高危职业,每个工作者都要练出十万分的反侦察意识。一旦被别人掌握行踪,只能自行了断。

  我经常变更作案地点,一般选择在夜晚的乡村小道上,对独行的人下手。为了不留下证据,我们要将整个尸体都毁灭。曾经有个新手在品脑后随手将尸体一扔。尸体被发现后,无脑尸的报导占据了各大新闻头条。这让一心低调行事的脑博士十分恼火。他生怕自己的研究走漏风声。因此后来有了明文规定,每个品脑师都需要对尸体进行完全销毁。基本上,我们下手的每个受害者,因为尸体找不到,都会被登记为失踪人士。

  我的作案手法干净利落,从没露出马脚。

  作为最早的一批工作者,我曾目睹了很多同行被警方抓获。他们每个人守口如瓶,一旦被拘捕,宁可自杀,也绝不说出有关组织的一点一滴。这让我很敬佩。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今天对一女子下手,被其随身携带的电击棒电麻,我的头像被拍了下来。现在有一大批警察在追捕我。

  按照组织的规定,我决定了结自己。

  回首这一生,有个心结在我心中一直没被解开。我过去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从何时成为了品脑师。完全记不得。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何不品尝自己的大脑,或许在尝下去的瞬间,我就能知道些什么。

  为了死而无憾,我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敲开了自己的头盖骨。我的动作必须谨慎,稍不留神,命丢了,脑尝不成,必定死不瞑目。

  费了好长时间,终于弄好了切口。对着镜子低头的瞬间,我明白了一切——

  脑壳中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