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彩虹裙

日期:2016-05-01

/朱柱峰

  哥,明儿我们一起买衣服去。说好了,一定要来。

  还没等我开口,小草就挂了电话。

  好些年了,每次买衣服,小草都要叫上我。

  倒不是我多会审美,多会挑衣服,什么下重上轻,瘦腰,显白,这个color配那个color,这些我都不会。我就一待家里码字的。我只负责小草的第一眼,好看,或不好看。相反,小草才是专业,广告学出身,在广告界这种人拥挤得应该去扫大街的地方,几年下来,小草在国内一家4A公司里稳住了,并且在业界小有名气。最近一部热映电影里面的植入广告,全部是小草做的企划。挑衣服、打扮,小草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为什么一直要我陪着买衣服,小草没说,我也没问。

  小草说,哥,这次我们买裙子。

  哥,好看吗这件?小草从试衣间里蹦出来,在我面前转了转身。好看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真的?我试6条了,每条你都说好看。小草在全身镜前,背对着我说。真的真的,都好看,骗你干嘛。

  是真的,小草穿得确实好看。有时候就是这样,真的不用看衣服,看一眼人就够了。这么说,就算小草整天披一麻袋在自己身上,也不用担心她嫁不出去。

  小草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我在衣服架子边,拨弄上面的裙子。它们真美,连衣裙翠色欲流,裙身错杂有致地散落着小草和星星,若隐若现的印染把印花呈现地清新馥郁,姑娘扔在这裙子里,立马是林中盛装舞步的少女;波西米亚长裙,非常小资地站立着,纸片一样的雪纺布料,从上到下的自由,骄傲的只有腰间白色流苏和一点层叠的褶皱做装饰,裙子轻盈,宛若一只蝴蝶;百褶短裙简单素雅,公主袖甜甜可爱,亭亭薄妆,跟浅浅的高跟鞋一搭,迷人。

  是不是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关于裙子的梦想,不然,世界上怎会有那么多美丽的裙子。

  哥,走啦走啦,不看了。

  ···

  喂,还看呀,走啦。小草过来推了我一把,说,我都不看了,你看啥呀。小草拽着我出了商店。刚出店门,小草笑着问我,哥,快说,刚才在店里面,是不是想着祸害哪个小女生来着?没,哪有。真没?真没。那你一个大男人,刚才呆呆傻傻的看什么裙子。

  逛过一间店,又一间店,小草还是一条裙子都没买,多漂亮的裙子都没入小草的法眼。我心里想着,小草,你眼界真他妈高,要不得了,你自己做一条,可好?又走出一间店门口的时候我把自己想的···后半句告诉小草:小草,干脆你自己给自己做一条,好?

  不耐烦了对吧?小草斜了我一眼。快了快了,再没想要的,咱吃饭去,这次我请客。小草眯着眼,哼着啦啦啦啦,小跳小跑着走前去。

  走啊,进店去。

  小草没应。

  怎么了小草?

  小草没应。

  我从店里退了退,看见小草盯着店门旁橱窗的一条裙子,一动不动。

  小草?

  小草没应。

  我看了看,橱窗里是一条彩虹色的长裙。红蓝黄绿青蓝紫七色布条逐一拼接,每条颜色由上往下螺旋下去,构成一个舞动的裙身。裙子右边打开着一把彩虹伞,斜放在地上。实话说,裙子并不怎么好看,太艳了,那把伞倒是夺目。

  小草,进去啦进去啦。

  小草没应。

  小草!你不走我可要走了。我提高了嗓音。

  哇的一声,小草哭了出来。

  对着玻璃里面的裙子哭。

  嚎啕大哭。

  我慌了,这事没有过呀,姑奶奶呀,这么多年,工作忙时一天18个小时没把你弄哭,广告界的暗箱和人际关系没把你弄哭,连生理期都没把你弄哭,强悍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小草今怎么就被一条裙子勾引了眼泪。

  好好,哥不催你,哥陪你看,看多久都行,不哭了好不?你看,这么多人望着呢,不哭了好吗?

  ···

  我又把话说再说了一遍。

  小草终于应了,头转过来,满眼泪水:哥,我们去吃饭吧。

  不逛了?

  不逛了。

  晚饭的时候,我知道了那一声嚎啕大哭。

  当小草还是嫩草的时候,很喜欢把家里的旧衣服剪剪拼拼,把长T恤剪成短T,还在衣裙绣上长颈鹿;在纯色的衣服上画上自己爱的卡通画;把牛仔裤的裤边剪碎,一副坏女孩的样子。

  一次小草家里有一把雨伞,小草一打开雨伞,惊住了。鲜艳明亮的彩虹,彩虹边上还散落着棵棵青草,红橙黄绿青蓝紫,彩虹的伞衣让小草呆住了,小草一边旋转着雨伞,一边缓缓地摸着伞衣上一片一片的颜色。

  小草心里震着一个声音:彩虹做成裙子该多美呀。

  小草马上找来剪刀,钳子,镊子,小心翼翼地开结、剪线,费了一大把劲,把伞的钢条全拆了。剪裁,缝针,弄了好几天,彩虹裙终于做好了。小草站在镜子前,看看自己,又看看镜子,从上往下看,从下往上看,转身,再转身。小草看着镜子,看见一只蝴蝶翩翩舞蹈。

  小草抱着镜子,用力地亲了一下自己,跑了出去。

  小草出去找小伙伴玩。

  男孩子说,小草好美呀。

  女孩子说,好美呀小草。

  小草这时候就会骄傲地说,我自己做的!一棵小草,奋力冲出了泥土,拔节生长。

  可这棵刚刚见过太阳的小草马上就被踩成了泥土。和小伙伴玩累后,小草穿着彩虹去小店买东西。

  小草,你身上披的是雨伞吗,哟哟,也只有你这么傻才把雨伞披在身上的了。小店阿姨边说边哈哈大笑,语气里满是嘲弄,哟哟,小草,这样穿就不怕下雨了对吧?对,不怕雨了,哈,那头发呢,怎么才不淋雨呢?

  对呀,穿了就不怕淋雨了。小草笑着对小店阿姨说,然后做了一个鬼脸,把手上捏着的冰棍扔到收银台,跑出了小店。

  那一天,小草是哭着跑回家的。

  那一年,小草八岁。

  哥,你知道吗,那之后,我再没乱弄过衣服。一次都没有。小草停住刀叉,对我说。

  那,那条裙子呢,还在吗?不在了,那天哭着跑回家,一到家,一边哭一边把裙子烧了。

  吃完饭我们回去,把裙子买了,嗯,把雨伞也买了,哥送你。

  小草拿着刀叉,停当了一会儿,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不了,能拥有彩虹的那一年,我早已经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