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烧耗子

日期:2016-05-17

  阳光忘乎所以地从天上溢下来。

  对,那天阳光非常好,你出门溜一圈,回来就可以从后背抓一把盐出来。

  没课。周日的晌午。我在宿舍午睡。宿舍在一楼,最左边的一间。再左边是竖着的校道,校道的另一边是高一男生的宿舍楼。午睡半小时后,我没办法再睡了。宿舍外面一阵一阵的叫喊。

  “抓到了,出来出来,我把笼子拿到外面···你们拿夹子出来。”“不是有个破铁皮碗吗,宿舍有蜡烛,把蜡烛拿来,快呀···”“没有?哪里没有,你们看着它,我去找。”在叫喊里,不时混杂着“唧唧···唧唧唧”的叫声。

  我非常烦躁,有骂人的冲动。千万不要惹在睡午觉的人。然而,我克制,把自己摁住。被子一扫,脚踩上床的脚架子,我跳下床去,拉开门栓,看我想骂的是谁。

  “水来了,快把笼子放到桶里。”三个高一的男生在校道水泥路上。路中间放了个塑胶桶,桶里有大半桶水。塑胶桶旁,一个铁笼子,笼子不大。两本牛津字典大的空间里,困着一只三个手指粗的老鼠,灰色,正唧唧唧地撞着笼子。

  前些天听说高一男生宿舍一楼老鼠出没频繁。他们带工具来学校了。

  三个男生看了我一眼,继续他们的事。

  “我来我来。”男生用夹子夹起铁笼子,放到水桶里。老鼠在水里翻滚。

  “弄上来,要不它就死了。”男生把笼子夹了上来。笼子里老鼠身上的毛湿透。湿掉的毛颜色变深,接近黑色,毛不再均匀地铺在整个身子,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胶着的毛团,毛团之间,隐约见肉。

  老鼠吐着气,身子一胀一缩。老鼠吐着气,身子一胀一缩。

  “快,小心小心,把门打开一点点,夹子给我···好,夹住了,你们把门打开。”男生夹住老鼠,把它拉了出来。

  “看我的。”

  男生夹住老鼠,像夹一根香肠,猛的把老鼠垂直往天上抛去。

  阳光停留在我站立的走廊,停留在我的脸上,很烈。阳光也停留在半空里湿哒哒的老鼠身上。它在空中翻转,仿佛飞翔一样。我跟着它,飞向了多年以前的春夏之交。

  池塘边,小伙伴不断地用杯子把岸边群聚的蝌蚪舀起,倒在一个小铁锅里。我搬来几块砖头,竖起来,小铁锅架在砖头上。倒满大半锅黄豆大的蝌蚪后,我和小伙伴找来枯草、树枝,在小铁锅下面生起火来。

  三层楼那么高。水泥路上,一声闷响。

  “不用扔了,你看它走不动了。”

  水泥路上,瘫软着一只老鼠。老鼠嘴里,带着一团血。

  火烧得旺,火苗不断往砖头外跑。铁锅里一团黑色的豆子在蠕动,很快,锅底就冒起一两个气泡。不一会儿,气泡越来越多,蝌蚪不断地抖动着尾巴和身体。我们笑着拿来干草,一起说,我们一起把火加大,让它们快点死。

  “你看着老鼠,我和你去烧蜡烛。”搭拉几个火砖,铁盆子一放,几张纸就着路边的干树枝,火烧了起来。火冒着,铁盆子里掰断的几根蜡烛很快就化了。水泥路上老鼠的毛干了,蓬松,老鼠身子一下子大起来。

  “夹子给我。”

  挞,蜡油浇在老鼠身上。老鼠蓬松的毛瘫软下去。一个白色塑料袋把老鼠包了起来。

  “纸巾拿来呀,趁蜡还没干。”男生把纸揉成团,扯出一角,点燃。

  一团火扔了下去,砸在老鼠身子上。老鼠身上的火光是透亮的,隐约泛着很淡的黄色。火在跳动,一会儿摆在左边,一会儿摆在右边。有风。

  我和小伙伴加大火力。一阵笑声后,铁锅里是一大团黑黄色的粘稠。好像一锅糊了的粥。烧到最后,我们百无聊赖,“梆”,我们一脚把砖头上的铁锅踢飞。

  煮蝌蚪,剁蚯蚓,烧蚂蚁,掏走一窝又一窝的鸟蛋,把蚂蟥翻猪肠子一样翻过来放烈日下暴晒······小时候的夏天一个重叠一个,现在慢慢在我的记忆里打开。突然发现,我们当时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走过来了。

  是的,我们就那样自然而然走过来了,没有眨眼,也没有颤抖。

  着火了。

  三个男生低着头,看着脚下满身是火的老鼠。老鼠仓皇惊恐,爬起来。它爬得很慢,慢到乱爬一阵,也没爬远一米。它裹着火转圈,转圈,转着转着,停了下来。毛发烧焦的味道飘了过来。皮肤烧裂了,我听到了,“吱吱···吱吱”。

  老鼠一动不动了。它像一截木头。火焰透亮,在阳光下摆动。

  老鼠那么安静,像从前的我。

  可是这一次,我浑身战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