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作品——无聊至极

日期:2015-12-17

文/许智炜

  我重新的,又一次地开始了我百无聊赖的生活。

  清早天亮,我睡眼惺忪,从我张乱成一团的弹簧大床上爬起。揉着双眼,顺道发呆,考虑着要不要赖床,反正今天同样是无所事事。我这般无趣的生活持续了几个月了。

  一番无用的思想斗争后,我无奈站起去洗漱,在此之前,还为找拖鞋费了些周折。

  为什么不赖床的一方战胜了?因为今天有场球赛想看,这貌似是我今天唯一能干的大事了。

  我在烤面包机前站住,放入两片面包,自然地开了开关,泡了一壶的咖啡。打开电视机,细嚼慢咽着烤熟的面包,慢慢吮吸着咖啡。因为烫,吃的慢,喝的慢,更因为我想消磨多余的时间。无聊之人必会在无聊之事上花时间。

  喝着糖分过多的咖啡,我不禁感慨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这种难喝的东西,篮球比赛也是跟预想的一样,开场气势宏大,打着打着就散漫了,持有这种态度的球员该给扣工资吧,怎么对得起买高价入场券的球迷啊。想着想着,我觉得我就是这么无所事事地活了这么多年,突然很是理解似的点了点头,因为厌倦这种生活了吧,一种麻木感?我突然发现我在想着这些无聊事情,不过我很高兴成为了他们的知音,应该会有很多人也曾误解他们吧,挺可怜的。

  你问我为何不用工作,反而会讨厌时间多?噢,这很幸运,我生在一个富豪家中,家长去世之后我理所当然继承了他们的遗产,这也导致了已30岁的我一直在无趣中度过,我很无奈,真的无奈。

  我面包早已啃完,但是球赛居然还未结束,我很庆幸又可以喝多两杯咖啡,可以慢慢地“品味”咖啡的味道,苦涩而麻木。

  球赛罢了。我决定下楼走走。随意套上一件白色大T-shirt,一条沙滩裤,脚下拖着人字拖。我踏出大厦门,深吸了一口气,啊,这才是活着的味道。我慢慢挪步到了报刊亭前,看看、翻翻最新的杂志、期刊,没想买,因为实在对这些文字提不起兴趣。又平移般地来到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和两瓶啤酒充当午餐。喝太多咖啡的缘故,满肚子咖啡味的我一时不想正式的吃餐午饭。

  晃到图书馆门口,看见一个貌似孤身一人但颇有吸引力的女孩进去,自个也自觉地跟了进去。但是那女孩一下便消失于我的视觉内,我也识趣地装模作样地拿了本无趣的小说坐下,消磨时间。看了近两个小时,在我伸伸懒腰的同时,再一次发现那形单影只的女孩,和我相似。女孩自然地走去门口,我也自然跟上。这不是变态跟踪狂的行为,因为她和我很像,都是在消磨时间,倒不如让我看看她如何消磨,也帮助我消磨这段观察她的时间。很有趣。

  观察着女孩,身着一件印着大字母的运动服,脚下踩着一双kappa运动鞋,走起路更像是在跳舞,脚后跟离地,而后脚尖先着地,长发披肩,背影很好看,一直戴着耳机,摇头晃脑。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我终于发现趣事了。很高兴。

  女孩移动到一间满是外国人的咖啡店门口,我略显无助,拖着人字拖,手拎便利店塑料袋,头发乱成鸟巢状,实在没有跟进去的勇气。不过不愿意放弃如此有趣的事。但是下一秒便消除了我此刻的挣扎。原来那女孩和一个帅气的年轻小伙相约见面,她不是和我一类人。没有观察下去的欲望了。

  不算是满意地消磨了一些时间,感觉该吃午饭了,是饭点到了,并不是饿了。我无力地朝住处挪去。打算冲了澡再来啃三明治和喝啤酒,感觉很是惬意。洗了很久,水温很高,是很高,对于这个炎热的夏季来说,我想洗得清醒一些,但是不喜欢冷水澡,便选择了很热的热水澡。围着浴巾躺在沙发上,开始啃我的三明治,和着啤酒。喝了一瓶之后,不知是否因为热水澡的缘故,我在沙发上知觉渐渐丧失,睡着了。

  旁晚时分,惊醒,裸着身子在沙发坐起,浴巾不知道几时脱落的。开了另一只啤酒,呷着呷着,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感觉着凉了,接着连续几个喷嚏!

  感冒了。我突然意识到。有一阵喜悦感袭来,太好了,明天的生活可以有点新意了,不会无聊了。